Coby

Mind HK 大使

我是... 精神健康倡議者。

我是... 創意藝術家。

我是… 一名會計師。

「總會有人在你身旁——無論是一位朋友,家人、還是醫護人員,他都會關心你,並願意助你度過難關。」



哪些地方/事物對你的精神健康過程最重要,為什麼?

精神病院的洗手間。我仍清楚記得自己在房間裏與另一位房友一邊躲避護士,一邊分享一塊美味的朱古力。香港的精神病院對朱古力十分嚴格,我們不能將其帶入病房,只能在探望區吃。對我而言,與別人分享朱古力應該是在住院那段時間中最美好的回憶了。

雖然醫院的規定很嚴格,但整體環境還算平和。每天規律的日常作息讓我重新獲得安穩的感覺。在入院前,我在六個月內出現兩次嚴重的躁鬱症發作,我的情緒亦一直起伏不定。那段時間對於我的家庭和我自己都很艱難。在醫院裡的這段時間是我復元過程中很重要的一步。


精神健康如何影響你的日常生活?

在我的情況穩定前,惡劣的精神健康對我的日常生活造成嚴重影響。當時我正處於高壓工作環境,它是觸發我的焦慮症和恐慌突襲的主要原因。有一次恐慌突襲時,我無法呼吸、動彈不得、連交通燈也看不清楚,心悸等的生理徵狀也伴隨而來。在一次躁期發作,我的思緒直到早上六點仍不停運轉,我感到疲憊(卻因為躁期而矛盾地感到充滿力量)。惡劣的精神狀態加上躁期發作讓我慣性過度消費,最後負債累累。


精神健康污名如何影響你的生活?

在我確診躁鬱症後,有朋友曾經問我會不會忽然間攻擊別人。儘管如此,我不會因為分享自己的精神健康經歷而感到羞恥。 有一次,我與同事分享我的經歷後,她感謝我願意分享自己的經歷,因為她可以格外留意我的狀況。她真的很好。


你會如何形容自己?你有什麼標籤?

有創意力。我喜歡藝術、縫紉、烹飪和室內設計。

外向。我經常精力充沛,我喜歡與朋友相聚、參加各種活動。

我非常積極和樂觀。

我曾被診斷出躁鬱症一型,其特徵是極端亢奮和情緒低落。個人而言,我大多時間都是在亢奮狀態,其實有時這個狀態不錯。然而,亢奮狀態有時候會不受控制、難以應對,例如它會讓我精力過剩、花費過多,又或是無法入睡。


復元過程中是什麼給予你希望?

在我的復元過程中,家人的支持十分重要。當我在精神病院的時候,爸爸每天都會來探望我,並帶來親手熬的湯和水果。我的丈夫也經常來醫院探訪我,我能感受到他對我的愛和關心。另外,公營醫療系統也為我提供支援。我有精神科醫生、臨床心理學家、社工和精神科護士來跟進我的情況。身邊每一位幫助和支持的人讓我能安然復元。除此之外,我還會跟隨私人教練定期健身,為我的復元更加注入動力。


你最想向一些與你有類似經歷的人說什麼呢?

復元需要時間,但你從不是自己一個。總會有人在你身旁——無論是一位朋友,家人、還是醫護人員,他都會關心你,並願意助你度過難關。躁鬱症、抑鬱症或是任何一種精神疾病都遠比你想像中常見。所以,請不要感到羞恥或絕望,身邊總會有能幫助你的專業人士。


 

了解更多關於躁狂抑鬱症:

https://www.mind.org.hk/zh-hant/mental-health-a-to-z/bipolar-disorder/about-bipolar-disorder/

在香港尋求協助:

https://www.mind.org.hk/zh-hant/getting-help/

心理健康服務指南:

https://www.mind.org.hk/zh-hant/community-directory/

立刻尋求幫助:

https://www.mind.org.hk/zh-hant/find-help-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