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Esther Grace的信




Dear Me,


一路走來,辛苦了!我的出生和成長從來都不是選擇,也不是錯誤。人生並不完美,我經歷了種種的破碎,在家暴虐待和校園欺凌中成長。每當要在人前分享成長的經歷,我都會哭著分享,讓同學紛紛感到很震撼,尤其在別人眼中,我像是很完美——是個快樂單純、滿懷夢想和愛心的高材生。但事實上,我有這份同理心,是因為我經歷過太多苦難,成長不易而且艱難。從前,我總很怕被人知道自己的經歷,怕別人不明白或看不起自己。


但是,在一步步成長中,我看到過去的我,雕琢成今天的我,我沒有被打敗,也沒有放棄。我必須肯定自己:一路走來並不容易,辛苦自己了,以後會愈來愈好的!我完全地接納自己,其實我的出生和環境都不由我選擇,這也不是一個錯誤,我從沒想過或做過任何不好的事,只是我的經歷很非一般,比較艱難,要靠自己努力去面對和成長。


我很感謝生命中,總會遇到給我亮光和盼望的人,當中有急症室的醫生哥哥、有同學、有校長和老師們等等,每位都在我身心俱疲時,為我伸出緩手和表示關懷、替我出頭、保護我,我會永遠記得、感恩和祝福他們的。他們在我生命中有如盼望的星光,一直照亮著黑暗,讓我有盼望和力量繼續走前路。


在一年前的培訓中,我意料之外地受到嚴重的欺凌。自從那次之後,我便出現創傷後壓力徵狀,後來徵狀變得嚴重又異常起來,是 DSM-5 也沒有的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 (CPTSD),最痛苦的是不斷地回想過去 ,使我像不斷回到小時候的可怕經歷當中,那些痛苦的無助感和恐懼隨時來襲,也令我感到很焦慮和抑鬱,自信和自尊都像碎滿一地,要很努力地對抗、用盡精力,用心理治療的方法來幫助自己平靜下來和回到當下。

我每天都很難專心學業,甚至會懷疑自己能力,很想放棄、無法專心,這種感覺很辛苦!當時,我真的感到很擔憂和掙扎:我會好起來嗎?會被歧視嗎?所幸的是,經過一兩個月的努力,我的情緒已完全平伏下來了,差不多所有徵狀都已消失。有一位很合適的臨床心理學家也一再幫我穩定下來,讓我有信心重新面對過去的創傷,作深層的處理和治療,讓傷口能真正地得以逐步清理和復原。每次與她見面,我都會很期待,希望成為理想中更有信心和力量的自己。



也許,你正在面對很艱難的事;也許,你正經歷精神健康的困擾。但是,我想告訴你,再難的事情都會過去的。相信復元,相信專業人士,相信盼望,你會好起來的!每個人都可能會生病,但病了也沒關係,會痊癒的。病好了以後,便能更體諒和理解他人的經歷和痛苦。CPTSD 就像同時經歷幾種情緒困擾一樣,因此我比以前更能體會他人的痛苦,可以為推動精神健康和消除歧見的工作貢獻更多,更希望自己能成為更傑出和有能力的心理治療師。這段經歷成了我的榮耀時刻,我得勝了,而且現在的我充滿魅力!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