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Mind HK 大使

我是... 一名研究助理。


「就算所有人拋棄你、甚至連整個社會都捨棄你,你也不要放棄自己。」

精神健康如何影響你的日常生活?

我在中學的時候發現自己愛上一位男生。我來自基督教家庭,因此我的內心當時充滿了矛盾和絕望。我一直與自己的身分和性取向掙扎:我甚至願意為耶穌放棄愛情,孤獨終老。當時的我會忽然在校園中獨自哭泣。我也出現了許多貶低自己、踐踏自尊的想法。同學對我的言語攻擊更讓我覺得痛苦。他們因為我過重、臉上許多暗瘡而羞辱我,他們說我長得十分醜陋,說我沒有價值。我的壓力、低落的情緒,與自我厭惡影響了我的學業成績。

精神健康污名如何影響你的生活?

那時我因為回覆朋友訊息太慢,朋友覺得我在無視他們,因此我們吵了一場架。但事實並非如此,當時的我累到已經無力回覆任何人。我向他們坦白說我被診斷患有抑鬱症,他們卻不願意相信我,甚至覺得我在裝模作樣。他們覺得我用抑鬱症做藉口。當教會裡的人知道我的性取向後,他們也沒有一個人支持我:我的「情況」較為複雜——我患有抑鬱症與我的性取向。我被教友輕視,也被牧師無視。


哪些地方/事物對你的精神健康過程最重要,為什麼?

我的輔導診所。我在這裡接受對抑鬱症的專業協助。我的治療師與我渡過了許多難關,他教會我如何與自己溝通;他提醒我就算是再微小的成就,也要獎勵自己;他助我重拾對自己人生的掌控。他讓我最深刻的一句話是:「治療只是你復元過程中的一項工具,你需要主動行前一步,作出改變。」這句話成為了我的座右銘,讓我獲得拯救自己的力量。對我而言從抑鬱症中復元並不容易,每一步都是壯舉。起床、出門、照顧自己,更不忙努力照顧自己的精神健康。這個地方為我提供了必要的方法和指導來帶領我走出抑鬱症。我十分感恩治療師所給予的協助與支持。

你會如何形容自己?你有什麼標籤?

抑鬱症患者

生存者:我從抑鬱症中活過來,我也希望支持其他同路人。

健康:經歷過體重與身體形象的困擾後,我現在會選擇健康為先,而非身形與體重。

時尚:我花了一點時間研究時裝。我曾被稱為「時尚災難」,但現在每個人都讚賞我的品味。

堅定:當我設下了一個目標,我就會竭盡所能地達成它,我不會輕易放棄


你現在的生活是怎麼樣的?

現在的已經復元,那些負面想法再不曾出現。就算它們再次浮現,我的大腦也會以積極的聲音蓋過負面想法。此外我培養了健康的習慣,例如運動、閱讀、和吹長笛。我現在是個更有自信的人。每當我走在街上,我也不怕看其他人,或是與他人對話。更重要的事,我現在更愛我自己,也學會關心自己。


你在精神健康經歷中有什麼得著呢?

就算所有人拋棄你、甚至連整個社會都捨棄你,你也不要放棄自己。


你最想向一些與你有類似經歷的人說什麼呢?

相信我,前路將會佈滿荊棘,但未來的你會感謝你在此時此刻作出改變的決定。即使在人生最黑暗的時刻,也請不要放棄。

 

了解更多關於抑鬱症:

https://www.mind.org.hk/zh-hant/mental-health-a-to-z/depression/what-is-depression/

了解更多關於 LGBT+ 精神健康:

https://www.mind.org.hk/zh-hant/mental-health-a-to-z/lgbt-mental-health/about-lgbt-mental-health/

在香港尋求協助:

https://www.mind.org.hk/zh-hant/getting-help/

心理健康服務指南:

https://www.mind.org.hk/zh-hant/community-directory/

立刻尋求幫助:

https://www.mind.org.hk/zh-hant/find-help-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