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ki

Mind HK 大使

我是... 多元及共融企業總監。

我是... 慈善機構董事會成員。


「我所經歷的污名更多來自自己。我不想被看成殘缺不堪、軟弱或無能。我卻因為逼迫自己對抗和彌補別人對我造成的傷害而為自己帶來很大壓力。其實不好也是可以的。」


哪些地方/事物對你的精神健康過程最重要,為什麼?

家事法庭。我從那裡走出來時感到非常孤獨與絕望。法院沒有提供任何支援,也沒有提供任何解決方案。我只是自己一個,沒有家庭,沒有朋友。我不知道自己如何從灣仔回到天星碼頭。我淚流滿面,心灰意冷。坐看著眼前綠白相間的渡輪孜孜不倦地從海港來回穿梭,我想再次覓回這種踏實而恆久的感覺。我坐著渡輪,然後回到自己在環球貿易廣場內的辦公室。我致電給經理,告訴他我需要一些時間來治療和處理我情緒崩潰。我找到了我需要的支援。


精神健康如何影響你的日常生活?

有些日子的確很難走下去,很難找到動力。現在我每日都會照顧自己的精神健康和培養抗逆力。我常常説每個人都有精神健康,沒有例外。我們都需要管理精神健康:可能是多一些空間,也可能是多一些支持。


精神健康污名如何影響你的生活?

我所經歷的污名更多來自自己。我不想被看成殘缺不堪、軟弱或無能。我卻因為逼迫自己對抗和彌補別人對我造成的傷害而為自己帶來很大壓力。其實不好也是可以的。


你會如何形容自己?你有什麼標籤?

一位好媽媽:不論任何事情,我都會支持我的女兒。

善良:我嘗試善待他人,而我也會珍惜所有善良的人。

抗逆力高:我總會找到方法從挫折中反彈。

樂於社交:我能從與別人共處中獲取能量。

勇敢:我仍活著。我被診斷患有抑鬱症和焦慮症。


復元過程中是什麼給予你希望?

臨床心理學家的輔導環節、服用精神科醫生處方的抗焦慮藥和安眠藥,和進行特定的練習緩解我所經歷的創傷。我有一套照顧自己和培養抗逆力的工具來保持生活平衡。我亦會做義工幫助別人。


你現在的生活是怎麼樣的?

每一天都是復元的過程中的一天。我很感激自己擁有的一切,和我的過去。我很清楚自己的人生目標和價值。我知道自己必須照顧好自己:就如在旅行的時候,我必須先戴好自己的氧氣面罩,才能幫助別人。我透過主動分享自己的經歷,和消除有關精神健康的污名,讓彼此都能以最真實的狀態面對生活。


你最想向一些與你有類似經歷的人說什麼呢?

其實不好也無所謂。尋找協助、作出改變,讓自己好起來。

 

了解更多關於焦慮:

https://www.mind.org.hk/zh-hant/mental-health-a-to-z/anxiety-and-panic-attacks/about-anxiety/

在香港尋求協助:

https://www.mind.org.hk/zh-hant/getting-help/

心理健康服務指南:

https://www.mind.org.hk/zh-hant/community-directory/

立刻尋求幫助:

https://www.mind.org.hk/zh-hant/find-help-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