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

Mind HK 大使

我是... 攀岩者。





「學懂接納情緒使我更接受自己的一切,不論好壞,也是我的一部分。」









哪些地方/事物對你的精神健康過程最重要,為什麼?

户外岩壁:

岩壁是我的避難所,也是面對自我、使我最為掙扎的地方。早於尋求心理援助之前,在一次户外攀岩時,我突然感到呼吸喘急、心臟劇烈地跳動、由雙手到整個身體不受控地顫抖,同時被害怕會死亡的恐懼佔據思緒。我經歷了恐慌突襲。它突然令我不能再享受攀岩的樂趣,使身邊人無所適從。情況續漸惡化,它更常出現,甚至令我對「攀岩」這件事,從幾年來帶來的歡樂、成功感等等都轉化為恐懼。

但我實在很喜歡攀岩,不能放棄。有一次攀岩,我決定要練習墜落。雖然恐慌突襲間中仍會到來,但我已學懂怎樣面對,不會害怕恐慌突襲而不去嘗試。

現時,我已復元得八八九九,重拾了攀岩的樂趣,以及對生活的積極。


精神健康如何影響你的日常生活?

原來種種情緒反應,都是「創傷後壓力症」的徵狀。最受刺激的身心反應是「記憶閃回」——其中一個常見的創傷後壓力症病徵。有關創傷記憶的畫面會不由自主地出現在腦海中。上一秒還好好的,但若創傷記憶的零碎片段出現,下一秒會突然感到心悸、呼吸困難、全身顫抖、失去思考能力、哭泣。我亦對重複和巨大的聲響很敏感,會感到驚慌,也害怕到人多逼迫的地方。

我曾藉由暴食來排解焦慮,卻帶來更大壓力。這令我身體漸重,影響到攀石的表現。有時會陷入抑鬱、什麼事也不想做,使我不能享受生活種種。

家庭成員間會有爭拗,我情緒會變得波動、感到焦躁,有時甚至控制不到衝口而出的説話。雖然我上班時仍能正常工作,但後期我的專注力和記憶力嚴重下降,也開始記不住工作事項。


精神健康污名如何影響你的生活?

早初我並不了解精神健康問題,間中在抑鬱時會認為一切都是我的問題,後來才知道這樣叫「自我污名」。一旦我的情緒或行為令家人、朋友不快,我都覺得是我的錯,非常自責。但我明白到,人不可能只有快樂,各種情緒也有它的意義。

我學識體諒自己,欣賞那個非常努力去面對負面情緒或恐慌突襲的我。


你會如何形容自己?你有什麼標籤?

型:這是我朋友對我的形容,頗有趣的。

真誠:朋友説我為人很真,可能因為我與他們相處,可以放心做自己,和他們一起瘋。

內向:我的力量和信念不是來自社交活動或他人意見,而是經過我對自己、事物和世界的思考而衍生的。


復元過程中是什麼給予你希望?

希望會在絕望中若隱若現,回憶起朋友和家人陪伴我的片段、拉著我,讓我不致於放棄自己。

我與一位臨床心理學家傾談大半年,除了讓我狂哭發洩和釋放感受,她教會我覺察身心反應,記著各刻的反應和思想,也學會了非常實用的應對方法,例如靜觀、深呼吸運動、寫日記。

「希望」沒有神奇力量,它不會突然出現——希望是行動後才看到的。我感受到自己一點一點地進步,我會記起身邊人的肯定、臨床心理學家提醒我的聲音,還有我能與朋友享樂時的畫面。

你在精神健康經歷中有什麼得著呢?

面對精神健康問題的情況與讀書類近,雖然付出了努力,但不代表一定會即時有好成果。我學會從過程中反思方法是否合適、要否作出什麼改變。

我會提醒自己,情緒總會散去。我亦會記得不要去否定正面或負面情緒。任誰也需要釋放傷痛,阻止人有情緒是毫無道理的。學懂接納情緒使我更接受自己的一切,不論好壞,也是我的一部分。

你最想向一些與你有類似經歷的人說什麼呢?

願經歷苦難的人,都能找到內心的安穩。

若他人對你的困擾無感,並不是你的錯。面對情緒困擾,我不想説不要放棄,就讓你活在自己喜歡的世界裏,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你才是你人生的掌控者。


 

了解更多創傷後壓力症(PTSD):

https://www.mind.org.hk/zh-hant/mental-health-a-to-z/ptsd/about-ptsd/

了解更多關於運動與精神健康: https://www.mind.org.hk/zh-hant/mental-health-a-to-z/physical-activity-and-your-mental-health/about-physical-activity/

https://www.moveithk.com

在香港尋求協助:

https://www.mind.org.hk/zh-hant/getting-help/

心理健康服務指南:

https://www.mind.org.hk/zh-hant/community-directory/

立刻尋求幫助:

https://www.mind.org.hk/zh-hant/find-help-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