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my

Mind HK 大使

我是... 一名精神健康倡導者。

我是... 一名大自然熱愛者。

我是... 一名偶爾跑步者。

我是... 一名健身愛好者。

我是... 一名工程師。


「我聽見你的聲音,我看見你的掙扎;我感到你的痛苦,我明白你的經歷。 儘管我們沒有相同的經歷——實際上沒有人會經歷一模一樣的事情,但我能夠體會你當刻所感受的情緒。不論外人怎麼說都好,你此刻的感受都是真實的。我希望你知道,你身邊有人正默默關心著你,他們毫不介意你向他們尋找協助。其實你並不需要獨自面對眼前的困境。」



精神健康污名如何影響你的生活?

作為一名抑鬱症患者,我不時被人稱為「懶鬼」。我的抑鬱症常被看成拖延的藉口。儘管別人不直接說出口,但言下之意卻十分明顯。這可讓人倍感沮喪——尤其當身邊的家人,或是最親近的人也對你抱有這種看法。

當我終於鼓起勇氣告訴家人我患有抑鬱症時,我卻沒有獲得預期中的支持與關懷。在我家人看來,患有抑鬱症的想法僅是在我的腦海中,而解決的方法就是「想開一點」——簡單又直接。我也希望這一切真的是如此簡單,但事實並非如此。

我也曾經掙扎過是否應該與朋友分享自己的病情。我擔心他們知道我的病情後會改變對我的看法。幸好,身邊大部分朋友都對我的經歷表示理解,給予我滿滿的愛和支持,助我渡過艱難的時刻。

當然,我也有把負面情緒內化的時候。感覺就像當你反覆經歷或聽見某些事情時,你也開始相信這些信念,甚至懷疑自己。而我正是如此。我常讓別人的無知與對我的批判影響我的自我認知。這對我造成了不少傷害,因為我能感覺到我的自尊心到達了谷底,甚至讓我感到羞恥。有時候,我感到無比孤單,彷彿被世界孤立。


你會如何形容自己?你有什麼標籤?

我是一名抑鬱症患者。講真,即使我有機會選擇,我也不會後悔經歷這一切。走上康復的道路讓我更認識我自己、戒掉以往不健康的習慣,從而有份成就了今天的我。

我想帶出的是我是個擁有不同面向的個體,而不被任何單一特徵侷限。不同特質、部分與價值組合構成了現在的我。


哪些地方/事物對你的精神健康過程最重要,為什麼?

我常於沿著巴斯天際線的步行徑散步,那裡為我提供了一個安全的空間來處理自己的情緒——尤其在我的情緒被負面想法侵噬的日子。它是我的避難所,讓我能夠完全釋放那些令人困擾的情緒,讓我找回內心的平靜。儘管我已復元,這步行徑上的每一段路仍是最觸動我內心的地方。


復元過程中是什麼給予你希望?

真正的復元過程是當我開始深入了解造成自己精神困擾的原因。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我缺乏自愛。當我確切明白到自己是值得被愛的、自己是很珍貴的、自己是值得被重視的時候,我才開始真正愛自己。

當我不再憎恨抑鬱症和抑鬱的自己時,我經歷了突破。我把抑鬱症想像成一位處境艱難的朋友。我會為這位朋友做什麼呢?我會陪伴着他,我會接納他;我會緊抱著他,我會與他同在。所以我學會以同樣的方式對待自己。我學會尋找內心那沉重的感覺,並給予大量的悲憫心。當我停止抗拒而開始與它共處時,負面的感覺也開始慢慢地減少。它讓我從抑鬱症症狀的枷鎖中掙脫開來,重拾自由。


你現在的生活是怎麼樣的?

我為自己的復元,和活出更好的自己而感到驕傲。不要誤會,我的人生不盡然是陽光與彩虹,但我學會了覺察自己的思維模式與感受。

無論生活向我拋來什麼樣的難關,我都能有各種不同的方法應對,這令我十分滿足。我知道自己有能力面對未知。在任何情況下,我都會優先照顧好自己的精神健康。


你最想向一些與你有類似經歷的人說什麼呢?

我聽見你的聲音,我看見你的掙扎;我感到你的痛苦,我明白你的經歷。

儘管我們沒有相同的經歷——實際上沒有人會經歷一模一樣的事情,但我能夠體會你當刻所感受的情緒。不論外人怎麼說都好,你此刻的感受都是真實的。我希望你知道,你身邊有人正默默關心著你,他們毫不介意你向他們尋找協助。其實你並不需要獨自面對眼前的困境。

 

了解更多關於抑鬱症:

https://www.mind.org.hk/zh-hant/mental-health-a-to-z/depression/what-is-depression/

了解更多大自然與精神健康:

https://www.mind.org.hk/zh-hant/mental-health-a-to-z/nature-and-mental-health/how-can-nature-benefit-my-mental-health/

在香港尋求協助:

https://www.mind.org.hk/zh-hant/getting-help/

心理健康服務指南:

https://www.mind.org.hk/zh-hant/community-directory/

立刻尋求幫助:

https://www.mind.org.hk/zh-hant/find-help-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