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lary

Mind HK 大使




「感到脆弱不等於是弱者。事實上,我也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能向別人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面。」


哪些地方/事物對你的精神健康過程最重要,為什麼?

我客廳裡的窗戶。從窗口望出去有一所小學,而小學旁則有一片廣闊的足球場。當我經歷驚恐症時,我足不出戶,因爲我覺得公寓是唯一安全的地方。我長時間站在窗邊,凝視著正在踢足球、與朋友跑來跑去的小孩,然後問自己:爲什麽我不能像他們一樣快樂、無憂無慮呢?爲什麽我要處理自己的精神健康困擾呢?爲什麽我如此倒霉呢?爲什麽我要生病呢?

現在的我正在復元,而我依然喜歡從客廳窗戶望出去,看著孩子們趕回學校、互相玩耍的時刻。但現在我再不會感到自卑了。


精神健康如何影響你的日常生活?

我的精神疾病使我停止尋找工作、與朋友見面,甚至是與家人的聚餐。


你會如何形容自己?你有什麼標籤?

開朗:我大部分的朋友都認爲我是很開朗的人,我的確如此。我喜歡笑、我常開玩笑,而且還經常大笑。

好奇:我問很多問題。我常對於學習及嘗試不同事物感到興奮。

活躍:我喜歡到健身室嘗試不同運動。最近,我對普拉提(Pilates)及泰拳感興趣。我還喜歡打排球。

一位精神健康倡導者:我曾被診斷患有驚恐症、焦慮症及抑鬱症。我熱衷於把自己的精神健康經歷分享給其他不太認識精神健康的大眾,或是需要慰藉或支援的同路人。

美食愛好者:只要有美食,我都會隨傳隨到!


復元過程中是什麼給予你希望?

父親無疑在我的復元旅程中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他是一名驚恐症及抑鬱症的復元人士。我見證著他整個精神健康的旅程。他向我保證:若我願意向精神科醫生求助,我能夠好起來的。看著他慢慢從精神疾病中復元,他給予了我希望。這也推動了我去見精神科醫生。醫生建議我先以藥物治療,並嘗試接受由臨床心理學家進行認知行爲治療(CBT)。兩種治療雙管齊下,我開始看到成果。我能探訪鄰居,和與朋友外出用膳。


你現在的生活是怎麼樣的?

我仍在復元的路上,我每天仍然服用抗抑鬱藥物。我的精神健康困擾再也不會影響我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我是一位健身室常客,而且還開始培養了一些新的興趣。這次經歷促使我照顧自己的健康。我確保自己不會工作過勞,也為自己設下一些晚上的儀式,讓我在忙碌的一天後好好放鬆。

我明白自己總有精神健康不在狀態的日子,但我也有不同工具來幫助自己渡過這些困難時刻。我視自己的精神健康困擾為「老朋友」。當這位「老朋友」在我工作,或在鬧市中行走時前來探訪,我會向它點點頭,然後說再見。

你在精神健康經歷中有什麼得著呢?

我的精神健康經歷令我知道:不好也無所謂。當你需要幫助的時候,向外求助並沒有問題。感到脆弱不等於是弱者。事實上,我也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能向別人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面。


你最引以為傲的是什麼?

我最引以為傲的是擁有一班包容自己的家人和愛惜自己的朋友。他們從一開始就陪伴著我的精神健康旅程。他們讓我在黑暗中看見光明。最後,我為自己的復元感到自豪。縱使這段歷程充滿崎嶇,但我還在。


 

了解更多關於抑鬱症:

https://www.mind.org.hk/zh-hant/mental-health-a-to-z/depression/what-is-depression/

了解更多關於恐慌突襲:

https://www.mind.org.hk/zh-hant/mental-health-a-to-z/anxiety-and-panic-attacks/panic-attacks/

在香港尋求協助:

https://www.mind.org.hk/zh-hant/getting-help/

心理健康服務指南:

https://www.mind.org.hk/zh-hant/community-directory/

立刻尋求幫助:

https://www.mind.org.hk/zh-hant/find-help-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