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asha

Mind HK 大使

我是... 一名精神健康倡議者。

我是... 一名外籍人士。






「一天最長也只有二十四小時,一小時最長也只有六十分鐘,而一分鐘最長也只有六十秒而已。選擇你自己的時間幀數,然後逐格渡過它。」





哪些地方/事物對你的精神健康過程最重要,為什麼?

倫敦。我的精神健康復元之路從那裡正式開始。當時,我被迫接受治療——我並不是想幫助自己,而只是為了我朋友和家人感覺更好。

在治療期間,我有機會搬到香港。我視之為重生的機會,重置自己的生活。我在英國的最後幾年既渺小而黑暗,但搬家後,眼前的景象開拓了我的視野,我發現了許多值得讓我奮鬥的事物。

第二個地方是尖沙咀海濱長廊。我初時住在紅磡,為了欣賞壯麗的天際線,我每天都會沿著海旁散步。無論看多少遍,它都提醒著我繼續向前邁進。


精神健康如何影響你的日常生活?

大多數時候,我認為自己的日常生活很「正常」:我能夠起床、洗澡、專心工作、與朋友交談和外出。我非常享受這些事情。

其他時候,簡單如起床或離開沙發的想法都很沉重。當我學會相信自己,公開談論我的想法和感受之後,這些感覺都越來越少了。我不想戴著高興的面具,假裝一切都很好、假裝我沒有被焦慮困擾,假裝我不覺得每個人都在盯著我、批判我。然而,我已經學會了從容面對困境。我知道它們會過去,而且它們不能定義我或我的成就。明白這一點讓我可以重新振作,再試一次。


你會如何形容自己?你有什麼標籤?

給予:我盡自己所能協助有需要的一群,尤其是動物。當我在英國時,我曾在一所野生動物慈善機構和幾所狗狗救援中心做義工,在香港也是。有時候我會懊惱自己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做義工,或者沒有足夠大的房子去收養所有需要愛的貓狗。

熱情:當我被交托完成一件事時,我可以保證自己能做到120%,並比原先要求的更早、更完美地完成。

與厭食症相處:或許我最無趣的一件事就是我對意粉的恐懼和抗拒。

遠方的女兒和姐妹:與家人住在世界彼端,而且從 2019 年後我就無法去探望他們,這遠比我想像中更加艱難,但也讓我學會比以前更珍惜和感謝我的家人。


你最想向一些與你有類似經歷的人說什麼呢?

你會沒事的!雖然現在不覺如此,或許明天也沒有感覺,但只要再堅持一下,我保證事情會好起來的。我經常告訴自己,一天最長也只有二十四小時,一小時最長也只有六十分鐘,而一分鐘最長也只有六十秒而已。選擇你自己的時間幀數,然後逐格渡過它。

去找你愛和信任的人吧!他們比你想像中更善解人意,而他們最希望的也是幫助你!


你最引以為傲的是什麼?

儘管我不完美,但我依然在此。我也在努力成長呢!

 

了解更多關於飲食失調:

https://www.mind.org.hk/zh-hant/mental-health-a-to-z/eating-disorders/about-eating-problems/

在香港尋求協助:

https://www.mind.org.hk/zh-hant/getting-help/

心理健康服務指南:

https://www.mind.org.hk/zh-hant/community-directory/

立刻尋求幫助:

https://www.mind.org.hk/zh-hant/find-help-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