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y

Mind HK Ambassador

我是... 一名精神健康倡議者。

我是... 一名流行音樂愛好者。

我是... 一隻可愛的鸚鵡主人。







但出現掙扎也是人之常情,更重要的是我們願意接受自己的軟弱。



哪些地方/事物對你的精神健康過程最重要,為什麼?

在 2014 年,我的學業成績未如理想,伴隨而來的情緒崩潰促使我決定尋找專業人士幫助。我最終被精神科醫生診斷患有過度活躍症和抑鬱症,我的人生也在這一刻被改變。

寫日記大大幫助我的情緒管理和緩解應對自己的精神疾病。每當我感到壓力時,我都會寫下來。我喜歡能夠自由地表達自己的感覺;我喜歡我不需要顧慮語法或用字,因為我是唯一一個閱讀它的人;我喜歡寫日記後那種如釋重負的感受。要記住尋找適合自己處理情緒的方法是段碰碰撞撞的過程,因此不需要因為某些方法對你沒有用而感到挫敗。


精神健康如何影響你的日常生活?

抑鬱症使我失去了做任何事情的動力,我甚至累得無法起床。我也不想進食,因為進食與咀嚼食物也太費勁了。我累到可以睡一整天。


精神健康污名如何影響你的生活?

當我告訴一名親戚我被確診患有過度活躍症,她說:「每個人都有」和「你努力啲啦」。

我希望更多人能了解精神疾病,讓他們能為有需要的人提供更適切的支援。


你會如何形容自己?你有什麼標籤?

自豪的過度活躍症患者:任何事情都有好有壞。患有過度活躍症也造成我活潑的性格,我亦為此而感恩。我不會為自己的過度活躍症而感到羞恥。


抑鬱症患者:被診斷抑鬱症是個無法改變的事實。就如患有過度活躍症,我感恩自己的經歷造就了今天的我。我仍在接受抑鬱症治療,但我也踏上了復元之路,挺好的。


富有同理心:我特別容易被身邊的人和事打動,而我也不介意自己這個模樣。富有同理心是我最欣賞的自己的特質。


充滿盼望:即時我在面對精神健康困擾時,我仍緊抱著希望。儘管我不是無時無刻都充滿盼望,我仍緊抱著復元的希望。


你現在的生活是怎麼樣的?

雖然我每天仍在服用處方藥物,但我會說自己處於復元的狀態。對我而言,復元就是擁有安穩,而不在於我是否仍需要食藥或接受治療。復元並不容易,但我現在的狀態很好!復元恢復了我生存的意志和追求「身」「心」健康的生活的動力。我希望我的經歷能啟發其他人,鼓勵更多人在有需要的時候尋求協助。

你在精神健康經歷中有什麼得著呢?

我的經歷讓我明白到自我接納對精神健康有多重要。要一個人承認自己有精神健康困擾是件困難的事,我也身同感受。但出現掙扎也是人之常情,更重要的是我們願意接受自己的軟弱。因為拒絕面對只會讓我們的精神健康惡化。

 

了解更多關於抑鬱症:

https://www.mind.org.hk/zh-hant/mental-health-a-to-z/depression/what-is-depression/

在香港尋求協助:

https://www.mind.org.hk/zh-hant/getting-help/

心理健康服務指南:

https://www.mind.org.hk/zh-hant/community-directory/

立刻尋求幫助:

https://www.mind.org.hk/zh-hant/find-help-now/